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园地>> 学子心语>> 正文内容

我眼中的街头卖唱者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2日 点击数:

我眼中的街头卖唱者

高一4班黄菊   指导老师:李曼泓

在离我家不远处,有个菜市场。人流密集,且来来往往的人多是家庭主妇和小商小贩。

大约半年前,他们来了。这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和他们蹒跚学步的儿子。瞧得细了,便会发现那男的戴着墨镜……他是个盲人。不仅如此,据说他妻子的眼睛也是仅可感光。更糟糕的是,他们儿子的视力也是每况愈下,几乎要和他父亲一样了。

他们是来卖唱的,维持生计也是给儿子治病。

一家破旧不堪的电子琴,两台斑斑驳驳的低音炮,再加两只麦克风,全部加设好后,一场“演唱会”就开了场。

姑且不论如何走音跑调咬字不清,但是每天一场的频率就已经叫人吃不消了更何况场场在晚上七八点钟。正因如此,我也有幸被听完了全部的场次。声响大得仿佛魔音穿耳,甚至能感觉到胸腔的共振。

不是没有想过赶走他们的。好几回,我都已经愤怒的抓起了手机准备报警,却都又放下了——他们也不容易啊!以往也曾有过不堪其扰的邻居报过警,可警察来了对这家拖家带口卖艺的盲人也无计可施,教育几句只好放他们回去了。显然,不几日去又复返。

面对着对卖唱者,我是有颇多感触的。作为父母,为了救孩子,他们放下尊严愿意做任何事。一时找不到工作,或许卖唱已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自食其力的方法。他们劳动了,理应有收获。可这里毕竟是居民区,尤其是晚上,人们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何况为了招揽更多的听众,他们把音量调得极大。这样所造成的影响,与公交站台上咿咿呀呀的胡琴艺人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的孩子呢?我在楼上听着都觉得难以忍受,音箱近旁岂非震耳欲聋。长期处于高分贝的环境下,对幼童听力的损伤有多大可想而知。或许对于生存来说,这些代价微不足道。但我没有办法不去想,这个孩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长年累月市井中变相乞讨的生活,是否会对他的身心健康产生消极影响?这孩子的长期境况堪忧啊!

再者,这样的行为如果得以持续,必定会引起仿效。为了生计疲于奔命的人有很多,若是更多的人加入了卖唱这一行列,城市的夜晚恐怕更加不得安宁。

然而为何卖唱屡禁不止卖唱者去又复返?原因恐怕只有一个——有钱可赚。闲妇散汉的生活何其单调,又不舍得娱乐活动的费用,便往往呼啦围成一圈,也不管是否寒风凛冽,不管音响是否专业,累了就往台阶上一坐,稍矜持些的则自备个小马扎,就这么每日价听着,唱得精彩叫个好,听着难受喝个倒彩,末了摸出些个买菜卖菜剩下的零钱钢镚儿,灌进收钱的纸箱。而对于是否扰民,他们倒是浑不在意——这是给夜生活添彩啊。城管来了,他们还要阻挠执法。更有甚者,借此把平日里城管那儿受的窝囊气一股脑地发泄出去。

归根到底,这还是社会救助机制的不健全造成的。曾经有记者采访过这对妇。问他们,为什么不向救助站求助?他们答道,没用的,那里帮不上什么,过两天还得来。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底层民众求助无门的悲哀,更是上层有关部门无能与不作为的悲哀。如果有任何办法,想必他们也不愿意沦落到卖唱的地步吧。而仅仅由城管或警方进行驱赶以保证市容市貌,是治标不治本的。要想寻求真正的和谐社会之道,对于底层困难人民的求助必不可少。任重而道远。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