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校友之家>> 校友风采>> 正文内容

王英娟老师琐忆

作者:何建明 来源:校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8日 点击数:

       今天上午,跟随着许洪福老师、胡慰愈老师,和许多老师一起,去王英娟老师家里吊唁。凝望王老师亲切和蔼的遗像,百感交集,为自己没能在她病重的时候去看望安慰,深深内疚。     
        九十年代,我和王英娟老师在校长办公室共事,朝夕相处五年,她做事做人,兢兢业业,质朴无华,令我敬重。
        办公室事务杂乱琐屑,文件信函杂志报刊源源不断,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王老师或整理登记、或分类传递、或装订存档,或接听传呼,或倒茶递水,不紧不慢,温声细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天天如此,从无懈怠敷衍。
        身体单薄瘦弱的王老师经常在节假日加班,不记得有什么加班费,即使有,也是几块几角微不足道。她独自管理的档案室,一直是局里市里的窗口和标杆。
        王老师字体娟秀,她亲笔开出的介绍信不计其数,那规范的格式、秀丽的字迹会让一中人觉得体面。经常有定居外地的退休教师来信,咨询各种切身问题,王老师不厌其烦一一回信,每封信都诚诚恳恳、工工整整。校园里几乎天天都有师生丢失的物品交到办公室来,哪怕是一分钱,王老师也会登记在册,定期放到八角亭里失物招领。长期无人问津的各种物品,王老师分类后悉心保管。
        在领导身边工作,王老师始终不亢不卑,不要说逢迎拍马,就是客套话都不会讲一句。她勤奋工作一辈子,一直没有“人事秘书”之类的头衔名分。有时参加局里的人事工作会议回来,她会坐在桌前喃喃自语:我算什么呢?我算个什么?…………那苦恼忧伤的神色一直烙在我心里。6号看到王老师病逝的公告,瞬间想起的是她郁郁委屈的神态,不禁潸然泪下。
        2003年,我搬离家舍,在王老师的恳求下,经过协商,我把近70平米的旧房以13.5万的价格转让给了她,王老师非常高兴。转让手续办完后几个月,王老师拎着一大包保健品到我新家来,反反复复说感谢之类的话,我知道王老师的谢意是真心的,但她专程登门致谢让我非常意外。我说,能为你做的实在太少,房子的事情你觉得满意称心就好,我们之间不必客气。当时王老师的眼睛就红了。此事王老师一直记在心里常常提起,她的善良忠厚让我感慨不已。
        我的工作信条之一是,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为人处事,真诚最为可贵。正因为一中有许多像王老师这样勤恳做事、善待他人、默默无闻的普通工作者,才形成了“老一中人”引以为自豪的好风气。
        亲爱的王老师:也许我记不住百年校史中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我会永远记住您,永远怀念您。
         王老师安息。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鞠 躬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