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园地>> 学子心语>> 正文内容

降肉记

作者:高二(8)班 耿佳莹 来源:德育处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5日 点击数:

这是我烧得最艰难的一顿饭——

全因我的虚荣心作祟。我常在家帮爸爸炒菜打下手,俗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自己也时而悟出些小心得,炒几道像样的拿手小菜对我而言自然如庖丁解牛,不在话下。

但是一看到厨具,大家都还是禁不住皱了眉头:水泥砌的半身高的台桌,熏得乌烟瘴气的炉灶,半旧的锅碗瓢盆上还残留着上一组的“杰作”……一派断垣残壁、满目萧条之景。A君看着我挑了挑眉毛,眼里流露出分明的戏谑,B君拽了拽我的衣角,神色慌张。呵!这就想难住我这大厨?我立即回敬了一个白眼,撩起袖子打开原料袋,马不停蹄地着手准备起来。一桌人的目光牢牢系在我身上,担忧的或是怀疑的,不由令我铆足了劲,一个翻手“老练地抄起家伙搁到炉灶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奈何偏偏这东风不鼓,万事成灰。我一切的佯装老成在B君把柴火填进炉膛时一下溃不成军。油锅里突然窜起的火苗几乎舔到了我的眉毛,脸上一阵烘热,每根汗毛都在后退蜷缩,每个毛孔都在收拢扭曲。肉溅出的嗞嗞声大到让我撒了手,汹涌的油珠一跳到我裸露的手臂上立即狰狞毕露,龇牙咧嘴地噬咬起我的神经,发出噼啪的凶狠的啮齿声来。然而火苗仍没有消下去的势头,仍在伸长他那无常似的猩红的长舌,阴魂不散地直舔向邻组的锅沿。

你在干什么?我头脑里有个声音焦灼地说,忽远忽近。你在干什么?

你瞧,周围的人都在盯着你——

A君在看你,那样手足无措;

B君在看你,兀自担心着伙食;

邻桌他在看你,不知是担心还是嘲笑;

对面的人在看你,像茶馆的人在看戏。

而我脑子里空白一片,尽管虚荣心仍鞭笞着我该做些什么,但几秒钟却被我拉长成了一部黑白哑剧,周围的嘈杂在离我远去。我头昏脑胀,身体在众人尖利的目光下被刺破、穿透,并且迅速失血、干瘪,但我无计可施。

我的眼泪被热浪炙烤得断线而出,头发被熏得油腻又脆硬。你到底是为了炒菜而炒菜,还是为了你的虚荣心?你瞧,你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把锅放下,转身就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手上的锅柄已经烫到支离破碎,锅上的每分子空气都在哀鸣、尖叫、扭曲变形、砾石流金。什么时候炒菜对你而言成了这样痛苦的一个过程?

恍惚间,我突然无谓地想:赵括临阵会比我更慌乱么?而他手握的毕竟是几万条血肉的生命,而我握的不过是一道小菜;对面吹响的也不是千军万马铁蹄下的哀鸣,不过是湿木熏出的滚滚浓烟。

记得小时候,尤爱看了无生气的原料在锅里翻滚、跳跃,成就一段惊喜的蜕变,化成一件色香俱佳的艺术品来。那时候,我才七岁,由爸妈护着炖了人生中第一锅肉。太太家烧的煤炉,蜂窝煤塞进去的时候也会有灼人的热浪袭来,即使我被油溅到手,烫了脸,看到咕嘟咕嘟酱红色的泡泡在乌黑的铁锅里升起又破灭,空气里混杂着蜜汁儿的醇香、糖的甜蜜和醋的酸涩、葱姜的辛辣和排骨的膻腥,仍是满心欢喜。那时候心无旁骛,只为见证出锅前那蜕变的奇妙得难以言喻的一刻,而如今眼前这锅排骨同十年前的毫无区别,只是持锅的人突然跨过这匆匆的十年,换了一副自傲的神气,一个伪善的心态。

难道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一念及此,像是滚滚油珠穿过了手背,直淋到了心上,烫去了一层虚伪的外皮,痛得清醒而酣畅。我呼了一口气,放下刻意端起的大师架子,把锅拿起,踢开些柴火。火势渐小,重新上锅、回温、翻炒、入料、焖煮……如果赵括定下神,他的十年寒窗真的只是一无是处?

我不知道纸上谈兵的他如果换个心态是不是还会换来一个被坑杀的结局,然而我最终是降住了这一锅起义的排骨,虽然弄得狼狈不堪。

这是我烧得最艰难的一顿饭——

这是我吃得最满足的一顿饭。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梦里花
下一篇文章:只为那一刻绚烂